我的國中導師黃老師是一個很好的人。

國中時代受他照顧很多,小時候住鄉下,比較不常進城,老師都會在段考過後跟師丈開著他們家的九人座,載我們幾個小毛頭去繁華的都市臺北城見世面。

我人生第一次去國圖、建中、植物園、故宮、美術館都是老師帶去的,我的眼光是老師帶我睜開的。老師給我滿滿的信任與空間,很多事情都讓我放手去做,讓我覺得被肯定、被相信、被需要,被愛。

還記得當時班上有一個女同學的家庭因為遭逢變故的緣故,父母親雙亡,老師帶著我們全班募款、協助同學度過災厄,甚至帶同學到她家裡住上一陣。

老師在離開前,送我一個相框,上面寫著「凡事謝恩」四個大字,我至今還留著。到了高中才意識到這是基督用語,也才恍然大悟原來老師是基督徒,自此對老師的溫暖與付出與基督信仰做了良性的連結。

我不曾聽過老師批評別人,總是笑臉迎人,更不曾聽他用災變或上帝的讖緯去恐嚇人,也沒有過任何被強迫接觸宗教的延伸,因為他用的是愛—這個任何正信宗教的共同語言。

我常想,為什麼不是人人如此?或許一樣米養百樣人,不是信了好的宗教就會變好人;也或許近朱者赤,跟對教會系統是很重要的事吧。

但無論如何,我感謝那段時間的相遇與眷顧,我謝恩。
 

創作者介紹

肯宅

Ken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