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突破自己在導師生涯上的極限,師代父母職的極限。

小城是一個懦弱的男孩,一個懦弱到希望全世界都可以跟他交朋友,但他只能一直被欺負、幫別人跑腿、用錢來買朋友的男孩。

因為太懦弱的關係,身為職業軍人的父母親總是威脅他,如果再這麼懦弱的話,要把他送去軍校讀書,這樣他就會變勇敢了。

爸爸媽媽時常要值班,所以小城總是一個人吃飯、一個人補習、一個人回家、一個人料理早餐,一個人晚上怕鬼睡沙發。

由於體型白胖,要自己料理生活卻沒人教的關係,小城臉上總是掛著鼻涕,身上永遠有千里傳香的汗臭味。對,就是蠟筆小新他同學正男。

每天不到中午,他全身就開始大流汗,坐在他周圍的同學,就必須要摀著口鼻來上接下來的課。萬一碰到當天有體育課,更慘!因為是難得同學可以跟他玩的時候,不,是不得不跟他玩。所以他就會使盡洪荒之力享受有人陪伴交流的時刻,同時流下無盡的汗,變身汗味戰士。

小城滿身大汗、熱的時候,沒有換衣服、洗臉的習慣。只會把班上的電風扇往自己身上吹,加速全班討厭他的速度。

然後全教室的人,就、會、很、想、死。

我能做的事情就是聯絡他的媽媽,希望可以多教他衛生習慣,然後每天帶一兩件衣服到學校以備不時之需。如果可以的話,放兩三件乾淨的衣服在我這,當他需要換衣服的時候我會幫他。我還去買了痱子粉還有蕊娜爽身止汗劑,但是這些都沒有辦法扭轉出生以來的生活方式與習慣。

他每天都會忘記,因為這不是他的style。所以我請媽媽每天早上一定要提醒她。媽媽回我的是:「我每天罵!每天講!他就是不帶,有什麼用?」

他還是小孩,你要帶著他一起做。」

一樣的,我的話並沒有辦法扭轉媽媽數十年以來在軍中學會的教育哲學。

今天體育課結束,小城整個人像是跌進百戰百勝的魔王迷宮泥巴池(時代的眼淚),整個人又髒又濕又臭。走進教室要上下一堂課的時候,一坐定位,周圍的同學就開始演起了殭屍電影—暫時停止呼吸。

我請他把衣服拿出來換,他忘記帶了。

「老師沒關係!我用電風扇吹身體一下子就乾了!」

我用眼神示意把它拉出教室外。

「你不是告訴老師你很希望有朋友,可是你這樣只會讓同學離你越來越遠啊!」

「可是忘記了嘛⋯⋯」

我帶他進廁所,站在鏡子前面,請他看一下鏡中的自己,像是剛打完越戰一般的灰頭土臉,還發出可怕的氣味⋯

「這條毛巾是新的,給你用。你先把衣服脫掉,把毛巾弄濕擰乾、再把身上的和臉上的髒污一點一點擦掉,試試看。」

我實在無法相信眼前的13歲男孩竟然沒有辦法用毛巾把自己打理好。

於是我從弄濕毛巾、擰乾、洗臉、耳後、脖子、手臂、身體開始慢慢擦、緩緩教,一邊心裡想著,或許真的是國家虧待他們吧,他的爸爸媽媽長期保家衛國,卻忽略了這座小小的城。

好不容易都打理乾淨,身上的味道還是褪不去,我想拿我辦公櫃子裡面一件全新的運動汗衫給他換上,可是挖a揪嗯甘,那是要帶回家給我爸穿的。

「爸爸在家嗎?請爸爸送衣服來給你換好嗎?」 

小城打了三通都沒人接。

「老師,爸爸沒接,我猜他去喝酒了,他每次回家都在喝酒⋯」我心想,現在不是白天嗎。

「好吧,你有帶鑰匙嗎?老師載你回家拿衣服,順便帶幾套放我這。」

還好離學校不遠,冷氣都還沒涼就到了,熱氣讓我車上瀰漫著一座小城的氣味。

「老師對不起,讓你車子都是這個味道⋯」

「沒關係⋯這樣你有聞到了吧XD」

趁他上樓,我彎去旁邊的超商買了一罐冰水給他,看到水的時候,他結巴了⋯

老師,這是⋯你去買給⋯我的嗎?幾元?」他掏了掏口袋裡的零錢。似乎對他而言,人與人之間不習慣有無價的付出與餽贈,而是用金錢量化的關係。

「可是XX他們只有我幫他們去合作社買東西、請他們的時候會當我的朋友,老師,我真的不用給你錢嗎?」

「如果我要你的錢,我會直接跟你講,但是我載你回來拿衣服、買水給你喝,都只是因為你是我的學生,想要你好好的、清爽回去上課而已。」講這些話的時候,我都覺得自己被附身,季老濕快走開不要這樣紙。

「所以當人家對你好的時候,你不必問他要幾元,是因為你值得這樣被對待,只要真心的說一聲謝謝就好了。」

「是喔⋯老師⋯謝謝⋯」語罷便大口喝著手中的水。

「老師你知道嗎,我剛剛回家的時候,我爸爸在家欸。但是他故意不接我電話,他可能在生氣我吧?但是我不知道他為什麼生氣⋯」

我也不知道欸,我只覺得,如果他都不在乎自己的兒子,那我到底在瞎忙什麼呢?

我們回學校上課吧。

創作者介紹

肯宅

Ken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