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心比心是最難教的功課。

課堂上提了台大攝影社向轟炸雞場訂了三桌又臨時無法前往、不去拿的新聞。其實我原本想說的是溝通的重要,如果雙方願意心平氣和去講出訴求與難處,來取代耍賴與發文公審威脅,或許事情不會走到這麼一步。


「老師,又沒人叫餐廳及早準備,他們自己要提早準備,造成損失就是活該啊!怪誰啊。」男孩自然地從嘴裡流瀉出這樣的字句。

『你都不會心虛嗎?你訂了東西沒有去拿,難道都不會有一種濫用被人信任的感覺嗎?』


「不會啊,我又還沒付他錢,他自己要準備的,他開店就是要承擔這種風險,我又還沒吃到,為什麼要心虛。」男孩繼續滔滔不絕地講著。


『如果老闆等到你到場才開始準備,讓你餓一個小時也沒關係嗎?』

「不行。」


我從起初的訝異到不以為然到理所當然,因為我想起他面對任何沒帶的功課、沒交的作業、沒做的打掃工作的時候,都是這樣一貫豁達的表情。即使打擾課堂上課秩序,也從不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因為他從不覺得他對別人造成了什麼麻煩或困擾。


『所以如果你今天是餐廳老闆呢?面對爽約的顧客,你會怎麼想呢?」


「告他啊!告給他死!」

『可是是你自己要備料的欸,他又還沒付你錢,你不是應該要承擔這些風險嗎?』


「那他不來可以先提早跟我講啊,這樣我就可以判斷該怎麼準備了啊!不然誰敢跟他做生意?」

『怎麼你當老闆跟當客人完全不一樣?』

『不過你說對了,這就是溝通的重要,無論是身為下訂的顧客或是接受下訂的老闆,都應該要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老闆是秉持著信任的原則,所以願意接受消費者訂位訂餐,如果有任何一方輕易地毀壞了這口頭的約定,那信任也會相繼地崩壞。這也是為什麼很多日本民宿、飯店漸漸拒絕台灣旅客訂房或是訂房當下必須預付訂金的原因,因為太多人把人與人之間信任放在地上踩,最後信任漸漸貶值,無以為信,只能以金錢來取代。』


「噢。」

我相信或許我只是因為老師的身分加上比較能夠表達,暫時可以讓他安靜思考,但是他的同理心什麼時候才會長出來,我也不知道。

教書之後,才更確定人性本惡這個選項,正因如此,家庭教育顯得更加重要,而將心比心正是最難教的功課。


創作者介紹

肯宅

Ken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co
  • 好棒的分享!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