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ppo3    

 

早上,阿河的死訊在我國文課開始的前五分鐘出現在蘋果日報APP快訊。

這兩天我一直跟他們更新阿河的近況,無論跌倒、大哭、重摔,到死亡。剛好上禮拜上到海洋文學,看到海洋作家廖鴻基被問到是否贊成海生館的設立?依稀記得他的答案大意是:「我們是有義務去認識海洋、認識鯨豚,但是我們應該前進海洋,而不是把他們豢養在海生館。

說得很好啊,同樣的邏輯某種程度應該也應該套用在動物園的動物身上吧?然後我們今天就花了好多時間再討論阿河還有動物園是否有必要存在。

講完阿河,剩下一點時間我做《楚人養狙》的總結跟提問討論,問他們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劉伯溫要安排讓小猴子出來問大家那個讓其他老猴子覺悟進而起義的關鍵問題(樹是狙公種的嗎?如果不是為什麼我們要怕他,要受制於他。)?而不是讓老猴子出來主持正義,帶頭往前衝?」

「因為小猴子白目!」
「因為初生之犢不怕虎啊!」
「因為他比較天真單純啊!」
「因為他對世界認識不深,對世界還有期待!」
「因為老猴子們已經習慣了!反抗也沒用!」
「因為老猴子習得無助!」
(媽呀,這是我在講自己學數學時的無助的時候講的心理學名詞。)

『你們想過嗎,難道這些老猴子小時候沒提過這個問題嗎?』

「不一定啊,搞不好他們小時候就覺得狙公對他們很好啊!」
「對啊,其實有得吃有得住也蠻爽的啊!」
「或是他們是M屬性,喜歡被人家鞭打。」(全班爆笑)
「搞不好小時候講出來被揍!後來就不敢了!」
「對啊!應該是因為這些老猴子有經歷過白色恐怖吧?!」(正經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可愛,暑假去參加人權營隊回來說過的白色恐怖,他們記得!!)

『欸!你們有想過這樣的模式跟我們現實生活有什麼相同跟相異嗎?』

「有啊!!小猴子就像XXX,他每次都跟XX老師對嗆,我們其他人怕被XX老師處罰就不敢出聲!可是我們知道其實他講得不完全是錯的,只是比較衝動或沒禮貌,我們受制於老師是老師!」

『對耶,好像有一點這樣的感覺,可是你們對我就很愛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要求啊!』

「因為你不是會用鞭子打我們的狙公啊!也沒有逼我們去採水果給你吃啊!」

『幹嘛承認自己是猴子?』(全班又笑。)
『那你們覺得這跟社會上的事件又有什麼一樣的地方嗎?』

「有啊,之前太陽花還有香港的雨傘學運領導的都是大學生,就像小猴子一樣啊!反而是老人都不敢往前衝,甚至有些還一直罵學生!」

『觀察很敏銳耶,其實當時看新聞,或是網路上,還是有很多支持的年輕人改變的大人啊!或許他們心中也有滿腔熱血,只是他們像這些老猴子一樣,當然希望有更好的生活,可是他們有恐懼、有顧慮、有害怕,害怕自己安穩的生活掀起滔天巨浪之後就回不去了。他們能做的就是在基層默默支持,還有不去助紂為虐!這樣都是一股默默的改變動力。』

『好啦,我們來想一想,劉伯溫在這篇寓言裡面,想用狙公來表示哪一種人?』

「上位者!」

『怎麼樣的上位者?』
「暴虐無道啊,對人民不好的!很爛的!」

『有道理耶!那小猴子呢?』
「陳為廷!」
「屁啦!小猴子會摸別人ㄋㄟㄋㄟ嗎?」(全班再次陷入瘋狂大笑,我也是。)

『好啦,他可能是想用小猴子和老猴子來代表一群人民,只是被啟發的程度不同,我們能做的就是不要讓自己麻痺,不要把那些不符合公平正義的事情視為理所當然,那劉伯溫這篇文章的功能就達到了,我們也被啟發了!』


然後下課鐘就很巧地響了響,真喜歡認真對談的模樣,閃閃發光。
對啊,既然我們能靠自己活得漂亮,為什麼要被豢養?

 

 

 

創作者介紹

肯宅

Ken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